最美林业故事]与青山作伴与森林为伍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这是广西林业科学研究院用材林研究所研究员黄开勇最常说的话,也是他的座右铭。正是这句线年不离不弃守护“杉木王国”。

  “我的工作说得诗意些就是与绿水青山作伴、与绿树森林为伍,说得直白些就是要长年累月钻深山老林跑农村。我有幸参与和见证了广西杉木从低谷到平稳健康发展的过程,没有辜负青春的大好时光!”黄开勇很庆幸自己选择了林业工作,他觉得这岗位值得托付终身。

  时光倒流到1996年,黄开勇从南京林业大学毕业,踌躇满志踏上新征程。“我曾多次美滋滋地设想自己的工作场景:在密林深处轻松地穿梭,呼吸着新鲜空气,优哉游哉地找寻目标树种,兴致好时还可以引吭高歌。可现实却是,我带着干粮,背着水壶,戴着草帽,拿上防蛇棍,深一脚浅一脚地翻山越岭,因为长途跋涉脚磨出了水泡钻心地疼;有时候还会遇到泥石流和山体、道路塌方等自然灾害。

  体力上的辛劳黄开勇咬咬牙很快就克服了,可怕的是1999年,广西杉木的科研和生产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谷:没有科研经费,没有任何一项科研项目支持,杉木这个树种研究“断炊”了。

  雪上加霜的是,2002年,广西最权威的杉木专家陈代喜教授调走了,广西林科院的杉木课题组七零八落几近“瘫痪”。“没有科研项目和经费支持心理罪:少年姗姗来迟智斗凶手竟在浴缸中发现浑身是血的女孩   ,根本没办法开展研究,而其他树种的研究团队,基本上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好插队。”黄开勇回忆当时的窘境仍唏嘘感慨。

  困难重重,何去何从?当时,广西林业厅选拔一批干部到广西生态工程职业技术学院任处级领导,组织来征求他的意见;一家外企公司也向他伸出“橄榄枝”,许诺每月有3000元以上的薪资待遇。“当时我一个月也就四五百块钱,3000多元的月薪,对我来说真的很有诱惑力。”

  正当黄开勇摇摆不定时,一位林业专家语重心长地劝他:“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你现在是广西林科院最懂杉木的人,如果你另谋出路,广西的杉木产业就很难发展了,再说广西现在的杉木科研和产业与外省差距越来越大,年轻人要有担当,关键时刻要沉得住气。”

  一席话深深触动了黄开勇,广西的杉木研究不能就这么散了,必须拿出“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劲头坚持。他相信杉木研究会迎来“春天”,到那时自己就可以在“杉木王国”里大展拳脚。

  2010年初,广西林业厅启动重大科技招标项目,黄开勇十年磨一剑,他申报的“杉木良种选育及高效栽培技术研究与示范”项目很快通过立项,获得了100多万元的科研经费。这是黄开勇人生的第一个科研项目,从这时起他正式开始挑起了广西杉木研究的“大梁”。

  林业科研是一项周期长、回报慢、风险大的行业。黄开勇的课题组主要开展应用基础研究,研究取得的成果直接面对生产,因此很多研究工作都是围绕生产上遇到的技术难题来展开的。在杉木人工造林中,用什么种子、怎么育苗、如何栽培,都是基层生产单位和林农密切关注的问题。

  黄开勇告诉记者,随着林农种植杉木积极性的不断提高,首先出现的是良种覆盖面的问题,每年营造100万亩人工林需要3万多斤种子,但由于广西的良种规模偏小,产量不高,且存在大小年的情况。解决良种壮苗供需矛盾的途径之一就是扩大基地规模并进行集约管护,增加供种量,还有就是革新传统育苗技术,提高出苗率和苗木质量。

  科研难关纷至沓来,比如,嫁接种子园所用的优质穗条从哪里来?不同地形的种子园建设如何摆脱千篇一律?大面积的嫁接,如何调配人力?如何保证育种成活率?等等,这些都是杉木良种和栽培技术研究方面亟需解决的问题。

  为了寻找“答案”,黄开勇和研究团队集思广益,旁征博引,为了开发组培技术,团队派了2名科技人员专门到福建洋口林场学习,经过吸收和改良,配制成了适宜广西杉木的组培培养基配方,经过反复试验,首创“杉木容器育苗的轻基质”配方,充分利用当地农林剩余物麻烦用手机文字壁纸的那种字体写“马利军宽容,不但保证了来源,还降低成本30%以上;为了短期内建立广西第三代杉木种子园,从福建引进了谱系清晰、适应性强的品系。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广西已经建立了3代杉木种子园1854亩、2代杉木种子园5483亩和专营杉木种子园267亩,还有之前保留的1.5代杉木种子园3660亩,形成了广西杉木万亩良种基地格局,基本保障了广西种苗“十三五”规划提出的目标,即主要用材林良种使用率达90%以上。

  为了解决托盘容器育苗容易旋根导致生长效果不良的问题,黄开勇的课题组反复试验,设计出了一款育苗沙床,从根本上消除了旋根现象,制定了杉木容器育苗技术标准,实现了杉木育苗的工厂化和规范化。

  在严谨的科研工作中,也让黄开勇养成了敏锐的洞察力。2008年春,广西北部大面积受到冰雪灾害,全州县咸水林场的种子园母树很多受压折断,当时大家都以为种子园会因此毁于一旦。几个月后,林业厅组织专家团队前往勘察调研,黄开勇在现场勘察时发现在树干断口附近有新的萌条,这令他惊喜万分,当即着手进行了杉木种子园大龄母树的复壮研究,研究结果令人满意,不但完成了他自己的博士论文,也使该种子园重新焕发了活力。

  越努力,越幸运。这一路走来,黄开勇收获满满:他制定实施国家林业行业标准3项、获广西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在杉木良种选育及应用、轻基质容器育苗以及大中径材高效培育方面的技术创新显著,取得2项达国际同类研究先进水平的科技成果,全面推进和提升了广西杉木良种化利用进程和栽培技术水平。